banner
催情藥哪裏買

公权部门的一举一动都应该经得起法律的检验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5-07-22 09:52 人氣:

“(通报单位)虽然不是什么首创,但却不禁让人想到那个特殊的时代——— 计划经济时代下的产物——— 单位制。照今看来,单位制在那个特殊时代或许有着它的合理性,但它本身的弊端以及后来明显有悖于现代文明发展的内容,已经注定它应被历史所抛弃,一个坚硬的理由便是它把个人的独立与自由绑架在一个组织中。姑且不说时代的变迁,让单位制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在这个盛行个体自由、个体与单位权责有明确边界的现代文明中,动辄通报单位的‘单位制思维’,明显与时代格格不入。”
    更令作者感到意味深长的,是“通报单位”的陈旧做法与上海这一现代都市的违和感。“在权利不对等下,此举所收获的‘喜人成果’是不难想见的,但是,当现代法治文明成为我们所积极倡导的社会风向时,如此做法只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如果做到了‘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又何须来这种将来只会成为一笔给法治建设带来耻辱的败笔呢。”
    实际上,通报单位或街道的做法,无非就是想增加治理的震慑性,以便调动各种资源对非法专车形成合围之势。这可能会在短时间内立竿见影,但其所存在的程序瑕疵、其所透露出的简单粗暴,不仅暴露了管理逻辑的滞后,更是有违法治潮流。从更长久的时间内看,此种社会治理的“特别手段”,肯定会产生和治理初衷相反的效果,其深层次的社会影响更有不得不顾虑的地方。
    正如《新京报》前述评论所言,“公权部门的一举一动都应该经得起法律的检验,万不可任性。事实上,此前一些地方把处罚民众闯红灯等违法行为通报其所在单位,屡屡引发争议。对于这样的民意,相关部门不可视若无睹。”
    专车的出现,带来许多治理难题,监管部门的探索才刚刚上路。关于上海治理专车的争论,相信对于其他即将面对相似问题的城市而言,既是经验借鉴的模本,也不失为深虑得失、周详布局的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