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魂水哪裏買

安柔掃了安微壹眼,不著痕跡的蹙起了眉頭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7-07-05 09:52 人氣:

安柔掃了安微壹眼,不著痕跡的蹙起了眉頭,下壹刻便拉著昭華,與老夫人道:“祖母,表妹坐車這麽久,眼下定是累
 
了,我先帶表妹下去休息可好?”
  “好,好,到底是妳心細。”老夫人贊了壹聲,又與昭華道:“讓妳姐姐帶妳去下去好好休息,布置什麽也不知妳喜歡
 
什麽樣的,我就讓人按照如今時興的擺件布置的,妳且去看看,若是哪處不合心意,只管與妳姐姐說,萬不可生分了。”
  昭華很配合的點點頭,還不忘甜甜壹笑:“姑奶奶讓人不備下的準讓人喜歡。”
 
☆、第2章
 
  知昭華過來,老夫人壹早便讓人收整了院子,且與榮壽堂相鄰,院落雖算不得大,處處卻是精細,屋內的擺設也是時下
 
小娘子們喜歡的,廳堂處側角立了壹個紅木的高花幾,刷了金漆圖紋,上面擺置了壹個高腳藍白相間的花瓶,插著幾株磬口
 
臘梅,花瓣圓潤,呈深黃色,內輪且有紫色的條紋,透出絲絲醉人的芳香。
  這次進京,昭華只從老家帶了三個丫鬟過來,因是借住,自是不好弄的大張旗鼓,倒好似嫌棄了武安侯府壹般,老夫人
 
雖是撥了丫鬟和婆子伺候,大少夫人盛氏卻怕不夠貼心,又把自己身邊伺候的兩個丫鬟撥給昭華使喚。
  “這兩個在我身邊也伺候好些年了,素來穩重,留著她們在妳身邊我也放心。”盛氏指著兩個丫鬟說道。
  這兩個丫鬟忙上前行了叩拜禮,口中稱:“奴婢紅拂,綠萼見過姑娘。”
  昭華淺淺笑著,美眸流轉,笑道:“快快起來,妳們都是姐姐身邊的得意人,哪裏可行此大禮。”昭華話音不過剛落,
 
蕙蘭便扶了兩人起身,壹人塞了壹個荷包過去,笑嘻嘻的道:“以後姑娘的事情少不得要兩位姐姐多上心了,我們若有什麽
 
做的不妥當的,還請姐姐提點壹二。”
  紅拂與綠萼兩人口中忙稱不敢當,她們本就是伶俐人,原在盛氏面前也是得臉的,知這壹次被大少夫人分到表姑娘身邊
 
伺候,日後便不會在回毓秀院伺候了,故而自要萬分上心的,對於新主子身邊的老人,也不敢端起身份來。
  盛氏攜了昭華進了內室,甚是憐愛的看著她,柔聲道:“若有哪處不順心了,只管使人來說,萬不可委屈了自己,雖說
 
眼下是借住在這府裏,妳卻不是那等寄人籬下的。”
  昭華笑了起來,握著盛氏的手,道:“姐姐放心,我明白。”昭華用了‘明白’二字,是在表明她懂的其中的深意。
  盛氏既喜她聰慧,又憐她早慧,若不是雙親早早去了,她壹個嬌貴的小娘子哪裏會如此明事,想到這些,盛氏險些落下
 
了淚來,卻又怕自己這壹哭,招得昭華也落了淚珠,傷了神,更傷了身,便轉了話鋒,與她道:“早些時候就打算接妳進京
 
聽話水 http://www.kxtpb.com/mihunyao/候姨媽的處境也是不好的,接妳進了京裏反倒是要受了不相幹人的閑氣,不像如今,五皇子被立為儲君,姨媽
 
又在聖人面前得了臉,再無人敢給妳委屈受了。”
  昭華聽聞此言,便知姨媽是母憑子貴得以翻身,倒是與記憶中無所不同,想前世時,姨媽接她進京,也正是在五皇子被
 
立為儲君之後的事,那時姨媽原是想把她許給太子,壹來是憐她孤苦無依,怕她日後受人欺負,二來,也是為了自己將來打
 
算,畢竟太子內院就連壹個姨媽的親近人都沒有,不管是作為母親,還是日後的太後之尊,這都不是壹件讓人安心的事情,
 
雖說在太子還是五皇子的時候就早已有了正妃,可如今,五皇子為儲,她做壹個側妃自然算不得什麽委屈,在姨媽看來,有
 
她在壹日,便是太子妃亦不敢拿捏她,便是將來,壹個皇妃的位置總是少不了的,更有甚,也可以朝著那壹人之下萬人之上
 
的位置努努力,那時不管是姨媽還是身邊的人,自然都希望她將來能坐到那個位置的,有壹個外甥女為後,總比不相幹的人
 
來的貼心,只可惜,她出身雖顯貴,卻是父母雙亡的可憐人,兩邊親族更是依靠不上,便是有親姨媽為貴妃可以倚仗,也不
 
過是外人瞧著尊貴,於皇室而言,倒與那破落戶相差無幾,又能與聖人的親外甥女相提並論,兩者相爭,她自無勝算,到頭
 
來,也不過是守了新寡,又落得壹個進退不能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