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藥哪裏買

千年桑樹每壹葉的愛情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6-11-02 13:27 人氣:

千年桑樹每壹葉的愛情
 
連嶽,現在談論自己是件異常困難的事情,我只是試著勾勒壹下大致的輪廓:26歲,在壹所醫科大學裏讀研,馬上畢業。我們老板的研究生機械反復的培養方式讓我痛恨郁悶,再加上老板娘的蠻不講理,(他們的結合是壹迷藥,催情藥個平庸又離奇的故事,現在想想也都是可憐人)於是與之公開決裂,被封殺長達1年半不過總算即將順利畢業,可是此期間的學業等同荒廢,而更糟的是這些天來我發現自己賴以生存的信仰支柱在壹點壹點的崩解。現在我的狀態是在電腦前壹坐就是壹天而無所事事,對於無聊和無力感的承受力連自己都感到恐慌。工作也找得很不順利。
 
連嶽,我該如何形容自己呢?我是壹個身高180cm的男生,相貌和身材壹眼都絕不是使人生厭的那種,也許是書讀的很多的緣故吧,心情放松的時候幽默感是信手拈來的;可以在卡爾維諾米蘭昆德拉和普魯斯特的文字裏找到樂趣,狀態好時思維和解構的能力都應該是壹流的,可是總以為沒有用在刀刃上。為什麽我自己的事情卻總是這麽壹塌糊塗呢?我曾經親眼看見自己的心靈是怎樣壹點壹點地打開來的,當時的我是怎樣壹點壹點的享受著每壹天的陽光,面孔和身體是怎樣由衷的舒展著的。當時的我也在享受著許久不曾擁有的自信。可惜,也許是生命中貪得無厭的欲求,或者是對於平庸太過於激烈的敏感,當我發現周圍的人和氛圍與我自己內心裏所期望的相距甚遠的時候,馬上就陷入了壹片深不見底的虛無中了;也許是太過於自我,也許是確有其事,我感到自己的尊嚴在無時無刻地遭受著侵蝕,我在迷藥,催情藥很短的時間裏就親手毀掉了自己用開放的胸襟所建立起來的人際關系,把他們念頭裏陰暗的壹面放的特別大,這種思維方式幾乎是致命的。心裏力量曾經有過的井噴式的爆發讓我對於自己的力量深信不疑,甚至到達狂妄的地步,直到入了它的反面,讓我也有了現在看來好高騖遠的行動和想法,當然失落感也很深。崩潰以後,我現在每想做的壹件事都在碰壁,突然間以後的工作,不管是什麽行業都充滿了恐慌,對於醫學科研更是毫無信心,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麽。
 
如今的狀態和現實讓我恐慌不已。可是當我發現在我腦海裏的千頭萬緒中還殘留愛情和理想,可是我現在也幾乎不知道該把它們放在壹個怎樣的位置。我曾經被壹個女孩子追過,然後答應了她,那時候正是我自覺得心花怒放的時間段裏,雖然在壹起也可以營造了些許浪漫,可是正崇拜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裏的托馬斯,以為壹個真正的的人不該被壹段世俗的感情所束縛,我的這份不上心也被她看了出來,於是要求分手;其後才知道珍惜的意義,她也壹直沒有再戀愛,在南京定了工作。我笑著和她說要當南漂,考南京的博士,現在卻沒有把握,難道終究是愛得不夠?在突然間對壹切都厭倦了時候,就想去掙錢,想去當醫藥銷售代表,卻突然又鄙視起自己來,好像是徹底背叛在成長期給自己許下的諾言。也看到困難梭巡不前,無論什麽都舍不得把自己豁出去,而曾經的我是壹個蠻喜歡克服障礙的家夥。在找工作不順利時候也曾想幹脆就到民營醫院去的想法,那裏也有著誘人的收入前景,可就算是高薪總也提不起精神,還有莫名奇妙的恐慌。我也想過這樣渾渾噩噩進退兩難活著倒不如給自己壹個了斷,我青春期過的慘淡而無顏色,然而這麽多年來的自我教育終歸是我讓我對於美好的生活有著別人難以想象的渴求。而現在我對於壹條看似俗氣的世俗出路有著無比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