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情藥怎麽買

南宁市郊违建仓库一片暗战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4-12-01 12:40 人氣:

  南国早报记者 邓晓衡 陈维 姜锋 实习生 罗超宇 文/图

    随着南宁物流业、小微企业和乡镇企业的快速发展,对库房(包括仓库和厂房)的需求量逐年上升。然而,因为投入大收益慢,正规库房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于是催生了大量违建库房。这些手续不全、存在消防隐患的建筑,在被拆违过程暴露出不少问题

    事件

    限期拆除不理想

    7年前,黎先生从黄先生手中租下一块位于北湖路万秀村二组的地皮,租期17年,之后他出资上百万元建设了库房对外出租。但因为没有办理相关手续,双方发生纠纷后,今年9月黄向执法部门举报黎。城区城管部门向黎下发了強制拆除决定书,并要求11月底前限期搬离并自行拆除。

    根据《土地管理法》和《城乡规划法》的规定,建设库房需要持土地产权证申报用地和规划审批手续,否则构成违法占地建设,将被依法拆除。

    但实际执法却存在不少问题。西乡塘区规划监察大队一工作人员说,黎先生的库房占地10400平方米,建筑面积9800平方米,分租给十多家公司用于存放冰柜、瓷砖、管材等货物。10月27日和30日,执法人员先后将《強制拆除决定书》和《限期搬离并自行拆除违法建设公告》张贴在库房门口,动员库房使用人在11月底前自行搬离,但结果并不理想。

    11月20日,南国早报记者现场了解到,决定书和公告已被撕掉,库房里存放的货物没有搬离的迹象。“考虑到库房里货物多,我们需要做好风险评估,与城区政府研究拆除方案后再执行。”执法人员说,如果逾期不搬离的,一旦政府采取強制拆除措施,一切费用将由所有者承担。

    走访

    违建多还存隐患

    据黎先生说,南宁有很多像他这样的仓库,都是未报批的违法建筑。果真如此吗?11月25日、26日,记者走访了北湖路、园艺路、安吉大道的城中村、城郊结合部,发现确实存在很多此类建筑。

    在连畴村一队靠近园艺路的路边,此前被部分拆除的数千平方米库房,如今又有人在翻修重建。记者上前询问租库房事宜,管理员热情地回应,还声称“老板本事大着呢”,不会有事。在永宁村八队,有一片望不到边的铁皮棚,连绵几公里,知情人说这些都是库房。

    记者注意到,这些违建库房“见缝插针”挤在村道、民房边。非但没有到规划、国土和建设等部门办理任何手续,而且也都是简易结构,未配备任何消防器材,甚至连一个泡沫灭火器都没有。

    国土部门执法人员介绍,这些违法建筑所占用的土地基本上都是以租代征,这是违反国土法相关规定的。

    消防人员则介绍,这类违建库房隐患多多。在去年10月29日,南宁市江南区金鸡路一大型库房起火,100多名消防员紧急到场处置,但在现场却连一个消防栓都找不到,只能从隔壁学校“借水”。

    说法

    需求大催生违建

    有需求就有市场。随着物流业的快速发展,南宁的仓储需求正逐年扩大。南宁物流协会会长林心群说,目前南宁的规范化库房很少,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尤其是在电子商务发展的带动下,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从实体店纷纷转向库房。“从线上到线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库房,同时还涉及到仓配一体化问题”。

    一名投资违建的孙姓老板介绍,他经营的家具厂规模不断扩大,他一直找不到一个面积足够大的库房。几年前,他在安吉大道旁一村庄租用了6亩山地。孙老板说:“租用村里的土地,每年要按时给村委会交管理费,需要花钱打点的地方多如牛毛……我也不想租用村里的土地搞违建,可是又找不到面积够大够便宜的库房。”

    经营门窗厂的黄老板说,随着小微企业数量的快速增加,几乎每个企业都需要库房,但是要拿到一块工业用地必须走招拍挂程序,小微企业根本无力支付高昂的买地钱,库房成为制约小微企业发展的瓶颈。此外,夹缝中生存的乡镇企业也需要库房。

    在林心群看来,在正规库房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催生了不办任何手续建设库房的行为。“一般的铁皮库房投资少、回本快,满足了市场需求”,他说,正规库房投入大回本太慢,于是一些人铤而走险,到郊区租地违法建设库房。

    据知情人介绍,在郊区租1亩地的一年租金是6000元左右,搭建铁皮房的成本是200元每平方米,一般3年时间回本。前些年政府部门管理不严少有拆违,丰厚的利润吸引了很多人冒险,违章建筑随之多了起来。

    一名投资违建的老板认为,如果政府确实要杜绝违建,只要管好提供土地的村官,不聽話的就追究刑事责任,斩断了土地来源,一切违建都是“空中楼阁”。

    业内人士认为,要想违建库房少,首先要斩断出租土地的利益链、加強建设过程监管,还要给这些行业提供发展用的库房。

    问题

    拆违成“半拉子”工程

    前述黎先生觉得,这么多违法搭建的库房,为什么就拆自己的?违建那么多,拆谁家的?有人说自己的关系好,没有被拆;有人说自己花了钱没关系,依然被拆除了……众说纷纭,但个中猫腻外人不得而知。

    记者走访发现,部分违章建筑被拆除时,只是被強拆队伍用钩机钩倒而已,并未彻底拆除,那些敢于“冒险”的投资者又修补好被钩倒的违建,继续招租。出现这一情况,是因为拆违成本太高——2010年9月3日,南宁市西乡塘区组织2000多人拆除安源路南大物流里的一些违建,花费近60万元,如今那里依然在正常经营。

    据自治区国土厅一名执法人员介绍,按照国土部的要求,若涉及农田变性,地方政府不仅要拆除违建,被硬化的土地还要复耕,拆违的成本就很高了,至今还没有哪一处违建被拆后复耕的。

    造价在100万元以下的项目,审批权已下放到城区政府,需要经过城区的国土、规划、建设等多部门共同审批。然而,因土地都是租来的,几乎所有的报建都无法通过审批,这些拿不到“通行证”的土地,往往就越过前置审批手续,悄悄地开建了,施工过程也无人监管。今年5月,李老板投资40多万元的一栋库房,被政府部门強拆了,他感到很不解:“我的库房确实是违章建筑,但施工过程用了近一年时间,从来没有执法人员来找过我,我建好使用才来拆,政府要花纳税人的钱拆,我的损失也很大,这不是劳民伤财吗?”业内人士指出,一栋违章建筑的施工建设,需要几个月时间,即使违建者占到了土地开工,如果执法部门加強巡逻监管,在违章建筑开工时叫停,拆违这件劳民伤财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建议

    堵疏结合为小微企业提供平台

    有堵也要有疏导,那么小微企业需要的库房从哪里来呢?

    南宁物流协会会长林心群说,因仓储投资金额比较大,且回本相对较慢,不是一般的小型企业能够承受得起的。他建议,应在政府部门的主导下,由一些大型国有企业或是其他有实力的企业投资建设规范化的库房,由小微企业低成本价使用,为小微企业提供发展平台。这样,就可以避免劳民伤财的拆违事件再次发生。

    据了解,目前南宁经开区、高新区都在建一些标准化库房,明年四五月份即可投入使用,届时仓储紧张情况会有所缓解。

    (读者某女士 稿酬8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