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情藥怎麽買

蹊跷!三车同走高速,计费各不相同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4-12-01 12:42 人氣:

 南国早报记者 唐晓燕 卢冬琳

    同赌博水哪裏買一天里,3辆小轿车走高速公路,都从柳州雒容收费站进,桂林高新收费站出,但3辆车却分别被收了110元、295元和70元。这几天,柳州的陈先生正为这不同的通行费而纳闷。经过多次跟桂林高新收费站交涉,11月27日上午,收费站终于按照70元的通行费金额,让陈先生就近在柳州拿回了多交的钱。对这起蹊跷的收费事件,自治区高管局回应称,收费高于70元的两车,存在高速公路上跨越隔离带违规调头的嫌疑,有可能因此在车辆识别点上留下了不同的上下行记录,从而被判定成不同的行驶轨迹,造成收费额度的差别。对此,陈先生表示,他驾驶的车辆并没有违规调头,也没有绕路

    1

    车主质疑:

    三车同进同出

    收费为何不同

    陈先生称,11月22日上午8时半左右,他和妹妹各自驾车从柳州雒容收费站上高速前往桂林。将近上午11时从桂林高新收费站下高速时,两辆车进入不同的收费通道交费,陈先生的车被收费员告知需要交费295元。

    陈先生说:“当时收费员在交费前问了一句‘是不是绕路了’。我弟坐在我车上,也没注意就直接回了一句说绕了。我们心想桂林这条高速本来就叫绕城高速,肯定需要绕路啊。当时也觉得295元很贵,但也没说什么就把钱交了。”之后两车会合后才知道,他妹妹开的车只交了110元。于是陈先生返回高新收费站跟收费员“理论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来来了个自称是站长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后,给我退了钱,按照110元收取”。

    当日下午,陈先生的一名同事开着小轿车赶到桂林跟他们会合,也是从雒容收费站进,高新收费站出,所收取的费用是70元。陈先生说:“同一天同样进出,都是小轿车,三辆车收费却不一样,我们都觉得很奇怪。第二天回到柳州后,我就拨打了高新收费站的投诉电话,要他们给个说法,也希望把我和我妹多交的钱退回来。”

    据陈先生介绍,收费站接到反映后,答应在次日给他们退款,不过要让陈先生带着票据到桂林高新收费站来退钱,“为了两辆车加起来的80元,我还要专门跑一趟,他们也不承担路费、油费,我说我把票据寄过去,让他们打款给我,他们也不同意”。

    2

    收费站回应:

    已给车主退费

    并非错收乱收

    11月26日,南国早报记者就这三辆车的收费问题采访了桂林港建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该公司赵经理介绍,高速公路实行全区联网收费,根据车辆行驶线路由系统计费收费。公司对已经调查过此事,发现收费员是根据收费系统显示的金额进行收费,不存在错误收费或有意乱收费的情况。

    赵经理说,经过核实发现,陈先生和他妹妹分别驾驶的车辆,在该行驶路段内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兜转,被路段内多个识别点识别,系统根据各车辆行驶里程进行计费收取。

    记者采访次日,高新收费站与陈先生多次沟通,并与柳州附近收费站协调,让陈先生就近拿回退款。27日中午,陈先生致电记者表示,他已经从柳州静兰收费站拿到了80元退款。

    3

    高管局调查:

    车辆涉嫌违规 可能跨栏调头

    相同的出入口,接近的时间,为何会出现不同的通行费呢?自治区高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区高速公路沿线设置有多处车辆识别点,用以判定车辆的行驶轨迹,但并非是全程监控。在池头互通至桂林北段的桂林环城高速上,有一组上下行识别点。此次事件当中涉及的三辆车均在这组识别点出现过,但是次数及上下行方向不同。因此,根据系统设置,收费站的电脑自动对这三辆车从雒容站至高新站途经识别点后的通行轨迹进行了最短距离估算,才会得出不同的通行费。而收费员的工作职责就是根据电脑显示的费用进行收费,并不需要对车辆行驶轨迹进行核查。

    随后,该负责人根据三辆车在识别点出现的不同情况,向南国早报记者分析了三辆车的行驶轨迹:

    1.陈先生同事驾驶的交费70元的车辆:该车被上行识别点识别。电脑判定其行驶路线为:从雒容站上高速至桂林站再至桂林北站,经桂林环城高速的北段通行至高新站,直接驶离高速。

    2.陈先生妹妹驾驶的交费110元的车辆:该车被下行识别点识别。电脑判定其行驶路线为:从雒容站上高速至池头互通后,绕行了桂林环城高速的南段,随后至桂林北站下行至识别点处,再回到池头互通经桂林环城高速的南段到达高新站,驶离高速。

    3.陈先生驾驶的交费295元的车辆:该车在上、下行识别点先后被识别。这是最复杂的一种情况,由于车辆在高速公路上未出收费站的情况下,只允许单行,因此,电脑判定其行驶路线为:从雒容站上高速至池头互通后,上行至桂林北站被上行识别点识别;然后行绕完整个桂林环城高速回到池头互通,继续向柳州方向行驶,在柳州环城高速进行绕行后,重新驶向桂林方向到达池头互通,再绕行了桂林环城高速的南段,随后至桂林北站下行至识别点处,再回到池头互通经桂林环城高速的南段到达高新站,驶离高速。

    该负责人说:“很明显,第一辆车的行驶方式才是正常的。而几乎不会有人采取另两辆车这么复杂的行驶方式。因此,极有可能是另两辆车在高速公路上跨越车道中央隔离带进行了违规调头,因此才会被上下行识别点分别拍到。”

    而陈先生表示,他和其妹所进出的路线均为正常行驶,从柳州雒容收费站到桂林高新收费站,行程为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

    4

    行车提醒:

    高速路上调头 有空子也别钻

    至于收费站选择退款的原因,该负责人表示,虽然电脑系统自动对两车的通行路线进行了认定,但根据收费系统显示的两车进出高速路的起止时间可知,他们不可能在约三个小时内,走完如此复杂的路线。因此,虽然两车在高速公路上有越过中央隔离带违规调头的嫌疑,但也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按照车辆的实际行驶路程给予了退款。

    该负责人针对此次事件对广大车主做出提醒:一、在高速公路上如果驶过了出口,应当在最近的收费站驶离高速公路,再重新进入调头行驶;二、高速公路沿线是不允许调头的,即便有个别隔离带因施工等原因打开了,驾驶员也不应当在此擅自进行调头,这样极易发生交通事故;三、如果在高速公路上有违规调头的行为,那么在出高速时,应当向收费员进行说明,以便收费员对车辆的实际行驶轨迹进行核实,避免类似的事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