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情藥怎麽買

失憶水是真的嗎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5-07-08 11:13 人氣:

 退伍老兵张宏強:妻子怪他不务正业
    当时34岁的张宏強刚从部队复员,工作还没着落,家人对他掺合寻访的举动很不满,张宏強笑嘻嘻说自己做的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工作可以以后再找。
    当刘昌言埋头寻访遗迹时,2013年11月,和他同住一个小区的张宏強偶然与他结识,听说他正在调查日军罪行遗迹后,萌生了強烈兴趣,加入到该团队,主要负责开车。
    当时34岁的张宏強刚从部队复员,工作还没着落,家人对他掺合寻访的举动很不满。妻子责怪他不务正业,张宏強笑嘻嘻说自己做的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工作可以以后再找。
    此时,这个三人团队已不只是拍摄遗迹,还开始寻访三灶日军大屠杀幸存者。
    寻访幸存者的动议最早由刘昌言提出。他认为,简单拍摄遗迹太枯燥、呆板,应该找亲历的老人介绍每个遗迹的故事,这样给学生授课时才更生动。华跃进认为,事隔多年,老人们的记忆或许已模糊,既要回顾历史,就要尽可能找到更多的老人,互相佐证。
    工作陡然变得繁重起来,难题也接踵而至。哪些老人是当年三灶大屠杀的幸存者?如今他们何在?还保有当年的回忆吗?
    刘昌言后来找到他曾经的学生、海澄社工站站长何日燕。海澄村是三灶日据时期日军奴化统治的核心区域、日军机场所在地,幸存者较多,而由于工作关系,何日燕掌握几乎所有老人的信息。
    但当刘昌言他们找上门时,幸存的老人们态度不一,有的欢迎,侃侃而谈;有的十分警惕,担心说错话不愿开口;也有的老人的子女反对,认为大半个世纪前的屠杀太血腥,不愿再揭疮疤。
    为了消除老人和其家人的戒备心理,团队成员们发起“人情攻势”,带着米和手信上门,与老人们渐渐拉近了距离。
    由于没有经验,“摄制组”成员们经常需要重复采访,一个老人平均要访问五六遍,最多的十来遍,以至于原本开明的受访者家属也有些不耐烦。张宏強说,也有很多幸存老人因时隔久远,对于当年的事记得不甚清楚,需要反复提醒,还有的因经历太惨痛,起初逃避不愿多说,需要一次次打开他们的心房和记忆闸门。
    随着调查深入,拍摄团队的开销越来越大。2014年初,拍摄计划面临夭折,身为致公党党员的刘昌言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找到珠海市政协副主席、致公党珠海市委主委刘青华。
    得知他们的拍摄计划,刘青华表示要发动热心党员支持。考虑到201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他还提议将拍摄素材做成纪录片,“幸存者已经年迈,若不及时将他们的声音、记忆保存下来,就会消失,那将是很大的损失”。该计划后来也得到致公党中央和致公党广东省委会的支持。
    拍纪录片的想法虽好,但一台相机显然无法胜任。致公党珠海市委会的党员们挤出经费“接济”拍摄团队,并捐款为他们购置摄影机和录音设备。
    制作纪录片还涉及后期剪辑制作,这群从未学过摄影、半路出家的“菜鸟”别说剪辑,连纪录片的拍摄手法、构思都不清楚。度过了焦虑的2013年春节后,2014年初,刘昌言他们找到此前探访幸存老人时遇到的珠海电视台记者关欣。
    “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哪怕不挣一分钱也要参与”,关欣说。至此,一个只有一个专业记者,三个“菜鸟”的纪录片制作团队成立了。
    最开始,很多人并不看好他们。失憶水是真的嗎张宏強说,他们曾向一些部门求助,希望对方提供相关历史史料,作为他们寻访老人、拍摄纪录片的素材,但常遭到拒绝,“有的人直接嘲讽我们就是一群业余的,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