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情藥怎麽買

似乎这空气都是欢快的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4-04-12 12:14 人氣:

“啊!”她忽然大叫一声,带着无限喜悦和激动,她跑到了院子里,在日光下转圈,迎接那火热的光芒,红了眼圈。
  本以为她这个鬼见不得光的,却没想到她还可以这样肆意的接触光,最大的担忧排除,她所有的压抑和恐惧似乎也在这一刻,被光芒驱逐,她欢快的仿若新生,在绚烂的日光中肆意欢笑大叫。
  她的快乐,那张明媚精致小脸上的笑容,极具渲染力,似乎这空气都是欢快的。
  站在窗子里看着她的穆云诃,只觉得这一刻的她是那么的刺眼和明媚,那一身的朝气,与他一身的颓废和死亡气息简直格格不入。看见她,他就知道他是活在地狱深渊的,越发的绝望。
  他隐藏起来的对于求生的渴望,他渐渐放弃挣扎妥协命运的颓废,在这一刻似乎都冒着森森寒气,让他恨不得摧毁她的快乐和生机。长期被病魔折磨的穆云诃,一直压抑着痛苦对人笑脸相迎的穆云诃,这一刻目光通红,那是羡慕和嫉妒的疯狂。
  “够了!滚进来!”穆云诃用尽力气暴喝一声,那欢笑声嘎然而止!
  所有人噤若寒蝉,就连一直服侍穆云诃,忍受着他怪脾气的小喜子,这一刻都战战兢兢,因为他知道,主子是真的生气了。
  穆云诃被狠狠的刺激到,他不愿意接受光,他的房间都是昏暗的,只有窗子零零星星透进的光点,他不会放声大笑,因为他没有那种肆意大笑的力气和勇气,所以他的院子里一直都是压抑的,就连说话声都是那么的微小。
  每一个人面对他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敢触碰他的底线,他知道因为他这个该死的病,这具该死的身体,他剥夺了照顾他的人的欢声笑语,他的负罪感一日比一日沉重,他的愧疚几乎淹没了他的人格,他笑容背后是一堆堆藥水堆砌起来的苦涩围墙,他把自己围在里面走不出来,也没人能走进去,反而靠近他的人都变得不再快乐。
  本来已经习惯了的,可是骤然一日,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洛芷珩,那光,那笑,那生机,无不狠狠的刺激着他的心和眼,对生的渴望与对死的妥协,仿若一把生锈的钝剑,来来回回的在他被藥浸黑了的心上割拉,痛而暴躁。
  洛芷珩撇撇嘴,他的暴怒却不能湮灭她的好心情,她脚步轻盈的来到穆云诃面前,她带着一身光进来,才发现这个房间是多么的黑暗。活在这么阴暗的环境中,难怪这个男人这么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
  但为了保持自己言行前后一致,让人挑不出错来去和王妃告状,她很是温顺的浅笑道:“夫君怎么了?”
  穆云诃有种恨不能撕裂她那张虚伪面孔的冲动,心中的暴虐是前所未有的,他却因为生气而剧烈喘息,就连发脾气都显得那么虚弱:“你不是说要服侍本王么?那么接下来擦身喂饭喂藥就你来做吧。”
  “啊?”洛芷珩怒的瞪圆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