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三坐侖哪裏買

依然不能用文明去说服学生?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5-03-18 10:51 人氣:

还是要忍痛举例。去年,黑龙江哈尔滨的一个高中班主任在教师节演绎过向学生“索礼骂人”时的丑剧——“穷嗖、抠嗖的、死德性,要你们这帮废物,关键时候狗屁都不当。为你们操心狗屁都不懂,一群废物……谁该欠你们,必须××对你们好啊。你们咋那么没人性呢?”还有一个我更难忘记,那就是我做班主任老师时,听到一个同事批评女生说,“你既无貌,又无德,更无才,做妓女都没人要”。

如此失去优雅的日本催情水教育生活,实在太可怕了,很让人绝望。北大章启群教授曾感叹,“我们的时代,举世茫茫,从市井小民、商贾优伶,到军警政法、官员学者,能寻出几个风清骨峻的优雅之士?能找到几个才情并茂的优雅之女呢?……一个失去优雅的国度,无论她的人民多么富足,却免不了总带着俗陋、野蛮的气息……”

那么,今天,教育者为什么还是丢掉了应有的优雅,依然不能用文明去说服学生?

这是因为,如今的校园文化太糟糕了。校园已经不是净土了,到处充斥着媚权文化、功利文化、暴力文化、虚假文化等等。于是,才有“冒雨献操”这种一脸媚态的校园奴性,才有应试教育下的分数囚徒,才有野蛮恐怖充斥校园的丑恶现象,才有教育表里不一的作假事件。

在我心中,优雅的教育生活,就有齐邦媛在《巨流河》里写过抗战流亡时代的南开中学。不论是校长张伯苓,还是那些老师们,在那个动荡年代,都表现出令人折服的优雅和文明。

比如,校长张伯苓说,“研究学问,固然要紧,日本催情水而熏陶人格,尤其是根本。”有个叫孟志荪的国文老师,教杜甫诗时,声泪俱下,让教室里弥漫一股幽愤悲伤,久久难消;有个教数学的伉老师,大家都穿棉袄、草鞋,他独树一格,穿着白西装。学生作弄他,用墨汁淋到白西装,大约有半个身子,他的回应依然不乏可爱。在那个艰难时世,齐邦媛在中学校园首次觉得人生活着真好,有了生存的自信。

这就是优雅,就是从容,就是气度,就是文明。现在是到了重建校园文化的时候了,教育工作者不能再丢掉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的公民精神了,必须以人格教育,让学生拥有真正美好的教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