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聽話水哪裏買

院士遴选程序上的修正,在评论员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5-08-04 10:06 人氣:

  在舆论普遍肯定院士制度新举措的同时,不少评论员更期待进一步的改革和延伸,在他们看来,恢复院士学术本位需要破解的问题还有很多。
    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谢绝“处级”以上官员参选并不意味着院士评审能够全面摆脱行政和利益因素的干扰。在刊登于《中国教育报》的评论《院士增选应彻底去行政化》中,他剖析新规谢绝处级以上官员,“主要针对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党政干部处级以上领导,并不涉及事业单位中有一定行政级别(或享受行政级别待遇)的领导,如高校校长、副校长、院长、系主任和科研院所的领导”。当然熊丙奇并不否认,有这些头衔者如果学术贡献突出,当选院士是无可厚非的。但是目前高校和科研机构是有行政级别的,其负责人一旦参与院士资格的竞争,真正做到排除行政因素的干扰是非常艰难的,行政通吃的难题依然无法避免。
    和熊丙奇的观点类似,对新规抱持谨慎态度的还有《新京报》的评论《高校校长和国企高管也不应参选院士》。作者陈广江除了担忧高校行政领导手中掌握的权力可能成为干扰院士遴选的不公正因素,还指出了另一大“隐患”———“有的国企高管等依旧可以利用自己的行政职务和资源调配能力,影响评选结果”。因而,他的建议是,进一步划清“学”与“官”的界限,“高校校长和国企高管应逐步退出院士候选人行列,同时院士也不该再进入行政序列”。
    不过,院士遴选程序上的修正,
    在评论员
    连海平看来,即便
    是减少科技界外干
    扰必不可少的保障,但
    仅仅收紧渠道,也无法彻
    底解决院士制度的沉疴旧
    疾。他犀利地指明,盛名背
    后的隐形利益,才是院士制
    度异化之“罪魁祸首”。在《京
    华时报》刊登的文章《院士遴
    选,去利益化比去行政化更紧迫》中,他写道,“由于在科技经费分配、重大课题项目立项、科技成果鉴定、科技奖励、职称职务升迁、科技规划制定和评议、学科与机构评议等方面,院士有着非比寻常的话语权,遂使个人、单位、部门乃至地方政府对院士趋之若鹜。很多时候,院士之争就是利益之争,为个人、部门、地方争利益”。不剥离这些附着在院士头衔上的利益,对院士的“迷信”和过度“崇拜”就难以破解,跑偏的不当竞争和扭曲的公共政策就难以得到纠正。连海平呼吁,“把学术的还给学术,让院士回归学术殿堂,除了减少行政干预,还要做利益切割”。
    让院士制度回归其激励学术追求学术理想的本来作用,关键在于保持院士头衔的纯洁性,只有院士评选净化为纯粹的学术活动,学术自由和平等竞争才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