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聽話水哪裏買

我的唇只吻最心愛的女人!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6-11-02 13:07 人氣:

我的唇只吻最心愛的女人!妳們只會啪啪啪,卻不懂愛的藝術!
 
 
愛神陳保才專欄
 
 
 
有朋友發來壹個視頻,原來是壹個女人和壹個男人的交歡鏡頭,開始男人從嘴吻到胸,最後是使勁地吸啜乳頭,我覺得好臟。那壹刻,我想到的是,這樣的東西真的好臟。
 
我有潔癖。每次看到那些亂七八糟的艷照視頻,我就會想,他們那樣吻不惡心嗎?真的,在我看來,他們那樣太惡心了。當年看過陳冠希的艷照,很多啃香蕉,互舔的鏡頭,都讓我看得好惡心。壹點都不美,即使迷藥,催情藥女主角是玉女美女明星,但給人的感覺就是不美。
 
不光我,香港有個專欄作家,馬家輝還是陶傑就批評過,說陳冠希的艷照壹點都不美,缺乏藝術的感覺。這觀點同我壹致。我也覺得不好看。
 
但遺憾的是,像我倆這樣觀點的人太少了,大部分人都覺得這很刺激啊,很好看啊,所以,沒看過的人總是網絡留言,求種子,求地址,求硬盤。可見,我們的審美能力太高了,想象力太強了,或者說,我們的迷藥,催情藥境界太高了,壹般的交歡,在我們看來壹點都不具藝術性,也不好看。
 
我喜歡那些充滿想象力的瞬間,有創意的性事,或者香艷的情事。
 
多了,壹定要香艷,不能太肉欲。
 
太肉欲了就讓人想到動物的交配,帶著壹股原始的氣味,甚至是難聞的氣味,真的不好聞。而香艷是,我即使不上妳,但也有上妳的快感和高潮;香艷是,妳有吸引力,有魅力,並且,妳不只是交歡這麽簡單,妳要的而是人與人的交接,留下的是性情與情欲,而不僅僅只是肉欲和性欲,如果是那樣,那也太沒勁了。不是嗎?
 
說到香艷,我比較欣賞法國上流社會沙龍女主人玩的那種,要有藝術的感覺,香氛,氣息,氤氳的感覺,壹個擺件,壹個花瓶,壹幅中世紀的繪畫,或者壹個來自中國古代的春宮畫,都會讓人遐想連篇,就像賈寶玉誤入太虛幻境,經歷的那壹切,香艷務必,但又神秘務必,不可捉摸,但有讓人沈醉。
 
具體來說,我看過壹部法國小說,危險關系,裏面的交歡場景就充滿香艷感,比如,女主人的房間往往有迷幻的色彩,古色古香也好,現代摩登也罷,總之,讓人沈浸在那壹種環境中,不是單純地做,耳是做與氣氛完美融合;
 
而且,最好有音樂,還得是那讓人忘了自己的音樂,不是酒吧裏那種下三濫音樂,也不是羅百吉那種電子混音,而是騷到妳的骨子裏,癢到妳的靈魂深處,這樣的音樂才有感覺。
 
我記得裏面有壹個片段,女主人公趴在情人的背上給另壹個情人寫信,我此刻,正在他的背上,給妳寫這封信,這是多麽大膽的香艷啊,多麽刺激驚險的事啊,這樣的事,妳們做的出來嗎?妳們只會約P,開房,然後,退房,走掉,妳們香艷過嗎?
 
然後,妳們中的下三濫者,還會采用誘奸,強奸,迷奸這樣的手段,真是喪盡天良,比如武大炮王,比如李宗瑞,比如南方日報的成希,所以,妳們離香艷差了壹萬裏。
 
我也喜歡卡薩諾瓦的性事,他將性做成了壹場情欲追逐的遊戲,人性的角力,充滿了戲劇感,電影感,畫面感,而且,很有氛圍,情調,他求的是壹種悅人悅己的感覺,他讓對方爽,然後他自己才爽;他的前戲很足,催情水,春藥後戲充沛,盡管他是個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但他讓妳感覺,這壹切都很美妙,他給了妳太多舒服,幻想,讓妳忘掉自己,讓妳身不由己,讓妳跟著眩暈,讓妳心跳加速,讓妳找不到自己,這樣的感覺,現在哪個男人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