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失憶水的藥效

《一步之遥》千呼万唤始出来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4-12-19 12:57 人氣:

《一步之遥》12月8日的公映被停止,公司发出通知讲清楚是因为“审片工作尾声中出现新的情况”,我有的朋友怀疑这是公司炒作,搞饥饿营销。我坚决告诉他们这绝不可能。那个规模的首映延期,公司要承受多少损失!
  我看公司也略微有点气,有点急,把审查原因直接说出来。嘘,嘘,对于审查这事,电影人不都是一致说好的吗,用“技术原因”这个词组,反正该死的数码硬盘又不会说话。
  12月15日,北京的寒风凛冽,《一步之遥》千呼万唤始出来,高调奢华上市面。我这个形式美学狂热分子,喜欢里头的音乐歌舞那股子热闹劲,喜欢那些嘎嘣脆,咬得紧凑,几乎上气不接下气的聪明、有风格台词。
  姜文影片的确总有周黎明说的那种“酒神精神”。但是要从整体上看,还是大致符合我在《鬼子来了》之后对姜文作品的印象:故事走大情节路子,可是自我发明设定的个人新章法稍多;视觉、听觉效果绝对有冲击力,炫弄形式,特别喜欢放枪、奔马、飙车。台词里头让人感觉夫子自说自话的意思偏多一点,说姜文自恋大多是从这里头听出来、看出来的。对它说点啥,总体感觉有点空。
  其实吧,看首映的很多人都像我这样,多少有点自视甚高,总觉得自己是文艺老、中、青年,总爱挑个毛病,都是些比较难伺候的主儿。正式公映后,这个片子大卖座还是没问题的。
  杂耍蒙太奇
  凭啥不屑莱昂内
  对于许多电影大师名作的借鉴和对话,姜文有时不很自觉,他或许认为那就是档次低,缺少原创性或者技不如人。
  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一步之遥》,姜文的片子里有两个方面的影响一目了然,一个是社会主义红色电影爱用的“杂耍蒙太奇”,一个是新好莱坞以后的西方电影的视听语汇。
  跟许多电影学子望文生义的理解不一样,“杂耍蒙太奇”不仅仅是一种剪辑方法,更是一种创作方法,一种美学思维。在爱森斯坦(苏联电影导演)那里,它的主旨是改变现实情境,打破叙事时空,以造成一种強化的冲击力来表达作者的政治观念、“阶级意识”。后来,这种方法被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几代商业电影导演吸收改造,发展成另一路強调视觉听觉冲击、強化刺激效果的形式美学。
  由于红色电影的叙事和电影语法的影响,“杂耍蒙太奇”在张艺谋、陈凯歌等人的电影中影响巨大。第五代电影的开山之作《黄土地》中打腰鼓的场面设计、农民求雨场面中农民头上戴的柳条帽,都是典型的杂耍蒙太奇笔触。
  姜文的电影也偏爱这一口。剪辑和场景设计喜欢玩个杂耍蒙太奇,《一步之遥》里手枪要金黄色的,连汽车方向盘也拍成金黄色,房间里游走个机器人,选美得搞全球直播,歌舞比今天的百老汇歌舞剧还酷炫十倍。《让子弹飞》中迎接张牧之的队伍进城,人们敲响大鼓,那鼓一定是生活中没见过的巨大,直径一丈多。
  对于西方导演的营养,姜文有时在影片中明确沿用、对话、致敬,有时就在不知觉中借用、融汇。《一步之遥》开头,马走日的打扮和做派让许多观众想起《教父》开头马龙·白兰度的著名表演段落,就是手上差一只小猫。色彩绚丽的老汽车在街道上飞驰,绚丽的选美、舞会、婚礼场景,当然是借鉴了《伟大的盖茨比》的视觉处理。舞蹈场面让人想起音乐歌舞片《芝加哥》、《红磨坊》。当然,不管是就舞蹈的动作设计和剪辑精妙,还是就影片叙事的黑色结局,距离《芝加哥》可就绝对不是一步之遥了。
  对于许多电影大师名作的借鉴和对话,姜文有时不很自知,他或许认为那就是档次低,缺少原创性或者技不如人。
  程青松跟他做采访时问起《美国往事》的导演赛尔乔·莱昂内。姜文颇为不屑:“他们还说我像莱昂内,你去看看他的电影,节奏特别慢,我所有的电影就没这么慢过,我怎么会喜欢他呢?”“好几次别人给我放他的片子,我看到一半,就说‘别让我看了’,如果让重新再剪一遍,一定比现在好看。莱昂内做的东西特别有手艺感,哨吹半天,帽子折腾半天,枪弄半天,我是不喜欢玩手艺的”。姜文这可不叫傲视群雄,这叫做没感觉。赛尔乔·莱昂内的慢节奏、音乐使用是一种破格,是一种创新和升华。听到这种评说,我十分怀疑姜文导演能否读懂《美国往事》结局段落的那份慢节奏,那份宁静的张力,那份轻言细语中的精神决斗。
  不管姜文自觉使用还是无意识借鉴,《一步之遥》和《阳光灿烂的日子》《让子弹飞》中有许多让我频频脱帽的地方,因为想起了赛尔乔·莱昂内。完颜英看到马走日为了自己和别人打架,就为他一个人包下整个餐厅的晚宴。偌大的餐厅,只有他们两人在相对叙谈畅饮,旁边是小提琴在烘托气氛、暗示一曲情深。这让所有熟悉《美国往事》的观众想起面条在海边餐厅向黛博拉款款述衷情的著名段落。
  唯美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