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失憶藥的成分

這樣說來,我算不算有個男人了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7-04-24 09:46 人氣:

方式
  這樣說來,我算不算有個男人了?我在五樓,他在一樓;我做著自由職業,他在家接各種活(不要想歪,是滿屋子的設計圖紙);我宅,他也算是宅居吧?就這麼一牽強附會,我覺得我們五行很配。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他是王子,我是灰姑娘。
 
  王子和灰姑娘的對話並不多,往往都是不超過七個字的短句,比如“什麼壞了?”,有時候會加一個字:“什麼又壞了?”;比如“放哪?”“不客氣”“再見”;再比如“好”“行”“走了”。我感覺我們的交流運用了世界上最簡潔有力並且最美的文字,要知道,這是老夫老妻才會有的對話方式,就被我們兩個熟悉的陌生人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人生觀高度。
 
  我更加器重阿文了。
 

聽話水 http://www.kxtpb.com/mihunyao/

聽話藥 http://www.kxtpb.com/cuiqingshui/

 
陌生
  然而阿文有女朋友。這是我從他整齊劃一的室內擺設中推理出來的。一個每天搞藝術的男人,不可能親手整理自己髒亂不堪的屋子,從他卷曲的發型中我可以窺破一切。而且他的房間從來都不是冷清一個人,每次路過都從裏麵飄出溫柔的女聲,我幾乎可以斷定他極有可能和女友同居!
 
  有一晚,我實在沒忍住,穿著軟綿綿的拖鞋躡手躡腳地趴到他家窗台,借著月光正大光明地觀賞他的客廳:空空如也。冷清得不像話,或者說寬敞得讓人有點發慌,偌大的客廳隻有一套桌椅,緊貼著牆壁的電視和兩具單人沙發,此時阿文正伏在桌子上拿筆往紙上畫,一個人。
 
  我覺得不湊巧,沒讓我碰見他女朋友的倩影,準備回去。突然從臥室出來一人,對阿文喜笑顏開,手裏拿著阿文的手稿,走到他側身指指點點。果然是金屋藏嬌,那女子姿色居然還比我更甚,我不大想看他們膩歪,轉身回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