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失憶藥的成分

大大方方的脱掉外群,在穆云诃目瞪口呆面红耳赤中钻进被窝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4-04-12 12:13 人氣:

 房间里再一次只剩他们二人,穆云诃理直气壮的霸占那张看上去好舒服的大床,里面还有地方,洛芷珩却不想和一个陌生男人同床,但是她又觉得她是女孩子,应该睡床,可穆云诃一点这个意思都没有。
  虽然她现在是个鬼附体,但好歹表面上还是个人,也是需要睡眠的。
  在穆云诃床边绕来绕去好久,好几次她都忍不住要破口大吼,但一想到这是戒备森严的王府,她就忍住了。烦躁的揪扯几下耳畔的长发,她终于忍无可忍的问道:“喂,我睡在哪里呀?”
  穆云诃本来就快睡着了,她忽然出声打扰了他,他猛地睁开眼,凌厉的目光在倦怠的眼皮下显得威势不足,但仍有威力的冷漠道:“那边那张贵妃椅够大够软,足够你睡觉了。”
  洛芷珩气得鼓起了脸颊,看看那张椅子,又瞪着穆云诃怒道:“你也太不绅士了吧,竟然让一个女孩子睡凳子?就算那凳子再好看也不能抹杀它是一张凳子的真/相。”
  穆云诃被她生龙活虎的模样吓了一跳,虽然没力气了,但胸腔就是有股邪火噌噌的往上窜:“你大呼小叫的就是个淑女了么?有凳子给你睡就不错了,挑三拣四的当心我让人把你扔到柴房去睡。”
  “你怎么能这么坏?”洛芷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可在穆云诃冷冷的目光中,她有骨气的冷哼一声:“睡椅子就睡椅子,我怕你啊!”
  她噌噌的走到椅子边上,又没被子又没枕头的,好在她观察力強心思活络,又回到穆云诃床前,身子往里面探去,那位置,她一弯腰胸口刚好在穆云诃的脸上方,距离近的穆云诃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
  穆云诃瞪大了眼睛,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这样在他面前放肆,这么大胆和放/荡的动作,简直就是不知羞耻!他忽然觉得脸有种火辣辣的灼烧感,连忙闭上了眼睛,口中怒吼:“贱女人不要脸!还不快滚开!”
  穆云诃理所当然的将洛芷珩这种举动当作是一种勾引和挑逗,可是他哪有力气做那种事情?再说他又不喜欢她。本来还觉得洛芷珩也没有传闻中那么不堪的,这下在穆云诃的心中洛芷珩根本没有形象可言了。
  洛芷珩够到枕头,又去抓被子,她心中念念有词,不管自己现在是人是鬼,都不能委屈自己,活着一天就要吃好喝好快快乐乐的,她要被子,要枕头,要美美的睡上一觉。听到穆云诃骂自己,洛芷珩满脸坏笑,移到了他的肚子上方拿被子的时候,一下子压在了他的身上,穆云诃闷哼一声,脸都白了。
  洛芷珩连爬带滚的起来,笑嘻嘻的道歉:“对不起啊没站稳,我这就滚,你慢慢睡吧。”
  她扭着小蛮腰铺好了床,大大方方的脱掉外群,在穆云诃目瞪口呆面红耳赤中钻进被窝。
  穆云诃从未见过竟敢当着男子脱衣服的女子,好半天他咬牙切齿道:“放/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