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蒙汗藥哪裏買

“我不是老板,我是农民的儿子”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4-12-17 10:44 人氣:

“我是农民的儿子。”在连日来的采访中,李连庆嘴里不时会蹦出这样一句话。李连庆表示,作为一个老党员,跟在毛主席和叶帅身边多年耳濡目染下,帮助群众多做好事实事,已成为最基本的政治自觉。
    “这次回来不是为了光宗耀祖如何网购乖乖水,也不是为了享受清新的空气,而是为了在有生之年给乡亲们做点事情。”李连庆说。
    毛主席教他做农村调查
    2008年春节,当儿时玩伴陈日明和他说起家乡的凋敝时,76岁的李连庆立即决定,要回到生养自己的土地,亲眼见、亲耳听,“搞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搞农村调查”,李连庆并不是新手。他回忆说,1955年,在中南海的颐年堂前,毛主席亲自培养士兵,给警卫团一中队的干部战士开了一次全体大会,在会上向大家交代了三项任务:第一个是站岗放哨、第二个是学习文化、第三个是搞农村调查。由于毛主席没有那么多时间到全国各地,他想了解全国的情况,有时就通过身边的战士汇报。
    李连庆回忆,当时毛主席要求,回去调查不能透露自己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不能给地方的干部打招呼,要直接接触群众,在闲聊中了解情况。
    1957年7月和11月,李连庆带着任务两次“秘密”回乡,去田间调研,找农民交谈,收集了许多真实的情况。他和农民泡在一起,却抽不出更多时间来多陪陪母亲。
    这次和50年前不同了,回京的李连庆不用再写汇报,他只是平静地给妻女做了个简短的“报告”:“毛主席说,‘一切为了群众’,我必须‘溜’了,回家乡做点事情。”
    推动调整全村口粮田
    “连庆公解决了我们一家人口粮问题,也改变了荷路村!”村民李伟強家中有5口人,当年分田到户时只定了2口人的口粮田,此后30多年,人口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村里再没调整过土地承包。人多地少,粮食成了李伟強家的大问题。
    改革开放后,中央确定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长期保持不变的政策。但不少村民尤其是承包土地较多的村民,把这一政策理解为“自家承包的土地数量不能变”。而村干部则怕得罪人一直没能调整。
    这一情况并非荷路村的孤例,广东不少地区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村民陈伟明告诉记者,连庆公向村干部提出调整土地时,部分地多的村民不乐意,甚至说出难听的话。然而,随着祠堂修缮、沟渠疏浚,村民享受到越来越多好处,反对声渐歇。
    等到开村民代表会议时,基本上所有村民都支持李连如何网购乖乖水庆的调整建议——口粮田按照各户人口重新调整,荒废的农地集中起来统一种植蔬菜副食和经济作物;同时在这个基础上成立村农业经济社,发展村集体经济。
    “开会时,连庆公一句话也没说。但是大家一看连庆公在,心就定下来了。连庆公为村里做了这么多贡献,我们都愿意听他的。”陈伟明说。
    如今,走在荷路村村道上,李连庆当年的努力已经开花结果:7亩土豆田已经结薯,每亩产量高达5000斤;20多亩黄栀子也进入了挂果期……
    “就是来帮乡亲们做点事”
    “连庆公啊,有面!”在听说了李连庆的事迹后,“独臂将军”叶选宁作出如是评价。李连庆听后嘿嘿笑了。
    荷路村村民竖起大拇指说:“连庆公肯吃亏呀,捐了自己的财产做好村里的公益事业不说,凡事亲力亲为,一丝不苟,令人肃然起敬。有这样一位老党员带头在先,我们这些后生能不拥护、响应吗?”
    与李连庆联合创业的侄外孙何丙泉回忆说,为了村里的公共事业,连庆公一共花了130多万元。然而,在祠堂重建完工后,连庆公坚持要把全村老少铭刻下来,连出钱只有50元的老人家都刻了名字和捐款数。而作为发起人的李连庆,出资最多,却没有刻下钱款数。“连庆公淡泊名利的品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他全心全意为群众服务的态度感染了很多人。在创办养牛场的过程中,缺钱,启动资金不够,好心的老板多次注资,连张收据都不要。缺医,云浮市畜牧兽医渔业局原副局长、高级兽医师陆敏志愿加入了养牛队伍,每周都到农场“报到”。缺人,周边城镇的工厂自动组织职工来帮忙挖番薯、割番薯藤。他的牛场已经开始惠及周边的农民。去年,为了扩大养殖规模,资金并不充裕的高要市禄步镇宏旭肉牛专业合作社张北宏找到何丙泉,希望赊购牛犊。连庆公听说后,二话没说,立即答应。在李连庆公司的帮助下,张北宏的合作社养牛规模已发展到100多头,价值上百万元。
    尽管已经拥有云浮市数一数二规模的养牛场,董事长李连庆却不喜欢别人叫他“老板”。“我不是老板,就是个干活的工人,来帮乡亲们做点儿事。”李连庆指着公司总经理何丙泉说,“养牛要是为了发财,就不干了。这个养牛场,我不可能传给儿女,要靠这里的后生仔来干”。
    农民李连庆
    ■记者手记
    他曾经离开这片土地。无论是每天必看《参考消息》、《新闻联播》的习惯,还是办公室门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都显示了他过往生活的烙印。
    浓重的乡音、满是老茧的大手、“叭叭”扬起赶牛鞭杆告诉我们,他仍然是那个乡亲们熟悉的“过树龙”。
    他从广东山区走来,从农民中走来。而最终,他又回到了农民当中。
    家乡的山山水水赋予了他永远的“农民气质”:朴素、务实、勤劳。同时,他的“农民气质”又团结了更多的乡亲,并为乡亲做了更多的好事实事。
    这让记者深深地感到,这是一曲“我是谁,依靠谁,为了谁”的赞歌,回荡在青山绿水之间,久久不绝。
    南方日报记者 赵琦玉 周志坤 陈清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