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蒙汗藥哪裏買

台湾人为何“不怕”家门口建垃圾焚化厂?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5-01-16 13:05 人氣:

这些天,人在台湾,微信朋友圈里一点也不消停。一些朋友发布的文字和图片显示,他们对自己家附近要建垃圾焚化厂这事非常不满,于是召集了一些邻居到政府机关“散步”,要求收回成命。
 
恰在此时,我接到了一个邀请:去参观台北北投垃圾焚化厂。
 
台湾的垃圾分类做得如何好,这已成为老生常谈,我无须再赘述。我关心的是,台湾目前正运行的垃圾焚化厂,正是在台湾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公民维权此起彼伏的历史背景下修建的。台湾“有关部门”是怎样说服当地百姓,同意在家门口建设垃圾焚化厂的?焚化厂建成后,又是如何与当地居民和睦相处的?
 
垃圾焚化厂该建吗?当然!
 
但凡来过台湾的大陆游客,无不对台湾的环境卫生赞叹不已。但是,台湾的环境,是历来就这样清爽吗?
 
就这个问题,我请教了一个最有发言权的人——陈龙吉。他是台湾前“环保署副署长”、现任台湾环境永续发展基金会董事长,台湾垃圾分类处理事业的奠基人。
 
“我们在这里俯瞰台北,首先看到的是淡水河和基隆河”,1月12日下午,在北投垃圾焚烧厂大烟囱上的旋转餐厅,陈龙吉指向视野所及的两条河流,也是大台北地区的主要水系;今天,它们的沿岸铺设着步行栈道和自行车道,每天都有无数热爱锻炼的台北人在鸟语花香中穿行而过。但在20多年前,淡水河还是一条“垃圾河”,水面上遍布各种垃圾、漂满死猫死狗。
 
垃圾围城,这个今天困扰着很多大陆城市的现象,当时同样成为刚刚进入后工业化时代的台湾最令人头疼的问题之一。几乎每一座城市的周边,都堆了几座“垃圾山”。
 
1984年,因为一名司机随意丢了一个没有完全燃烧的烟头,引燃了堆放在台北木栅的垃圾山,引发一场大火。(这件事情,我的同事黎勇在2013年的“勇闯台湾”专栏中已有详述,我不再多费笔墨)
 
由于垃圾成灾,让台湾民众忍无可忍。上世纪90年代,台湾行政当局在民众的催促声中,通过了以焚化发电代替堆积、掩埋的垃圾处理方针,决议在各县市建立垃圾焚化发电厂用以处理垃圾。
 
建在我家门口行不行?不要!
 
陈龙吉告诉我,从1991年到2008年,台湾当局规划了36个垃圾焚烧发电厂,实际建成投入使用的有24座。建设垃圾焚化厂,资金、技术问题都好解决,唯一棘手的问题就是——选址。
 
谁也不反对建设垃圾焚烧厂,但几乎没有人欢迎垃圾焚化厂建在自己的家门口。“这24座垃圾焚烧厂,几乎没有一座在建设的过程中,没受到周边居民的抗争”,陈龙吉说道。
 
尽管已经时隔20多年,台北市北投区洲美里里长苏府庭仍然记忆犹新:当台北市政府宣布要在北投建立垃圾焚烧厂的时候,距离选址地点最近的洲美里居民简直炸了锅。“大家都觉得不能接受”,1月14日上午,苏府庭在洲美里里民服务中心对我说,理由很简单,垃圾本身就是那么脏的东西,焚烧垃圾又会产生多么大的污染?当地居民心中十分恐惧。
 
于是,洲美里的居民纷纷向北投区公所、台北市政府以及一些市议会议员陈情,要求垃圾焚烧厂重新选址。
 
洲美里居民虽然情绪不太稳定,但基本上还属于温和范畴。有些地方的民众的反应,就不那么“温良恭俭让”了。
 
彰化溪州垃圾焚化厂开工的时候,当地近3000名居民受政治人物鼓动,认定工厂选址是黑箱操作,聚集在现场激烈抗争,警方也出动3000多警力,強力弹压,才保证顺利动工;又过了2个多月,抗议民众才陆续退场。“这是台湾垃圾焚化厂建设史上最大的抗争事件”,陈龙吉说。
 
化解
 
之道
 
透明公开,坦诚沟通
 
这件事情给了陈龙吉不小的教训。在台湾的选举政治、代议政治背景下,“面对居民和环保团体的争议,必须务求资讯透明化公开;唯有解除居民心中的疑虑,才有沟通的余地”,陈龙吉说。
 
充分沟通,解除居民疑虑之后再开工,逐步成为台湾建设垃圾焚化厂的惯例。
 
“一场场的说明会、公听会,不断地开”,苏府庭对20多年前北投垃圾焚化厂开工前的事情依然记忆犹新,当时他还是洲美里的普通居民,“不是只有政府的人来跟我们说明,还有社会上权威的第三方机构,用各种数据来说话,先和里长沟通,里长再去说服邻长,邻长再去一家一户地做居民的说服工作”。
 
苏府庭回忆说,北投垃圾焚烧厂动工兴建之前的沟通说服工作,持续了2年之久。
 
这种沟通说明绝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贯穿垃圾焚化厂运营的全过程。1月12日下午,在北投垃圾焚化厂大门口,我看到一块“废气监视显示板”,直播着焚化厂的实时排放数据:粒状污染物,标准值,45mg/Nm3,现在排放值,2.1mg/Nm3;硫氧化物,标准值150ppm,现在排放值0.9ppm;氮氧化物,标准值220ppm,现在排放值98.3ppm;氯化氢,标准值60ppm,现在排放值,11.9ppm。
 
从数据看,垃圾焚化厂的排放量远远低于标准值。“这个数字不是焚化厂的一面之词,社会上权威的环保团体也会去测量”,苏府庭说,多方得出的排放数据都达标,居民自然就放心了。
 
设施回馈,服务居民
 
台湾每一座垃圾焚化厂,都配有运动场、健身房、游泳池等设施。但与大陆很多大工厂类似的“职工文体设施”不同,台湾垃圾焚化厂的这些设施,主要服务对象并不是本厂员工。北投垃圾焚化厂秘书胡坤智介绍说,2004年,也就是工厂建成投入使用的第5年,建成了附属设施“洲美运动公园”,凡是户籍设在焚化厂周边地区(包括台北市另外几座焚化厂)的居民,凭身份证明就可以免费使用泳池、健身房、球场、图书室、慢跑步道等文体设施;这些设施就是政府对焚化厂周边居民的回馈。
 
“这里的里民经常去厂里游泳健身”,苏府庭说,某种程度上,这些回馈设施已成为周边居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当然,最大的回馈设施,还是台北市标志性建筑之一——150米高的烟囱上面的观景台和360度全玻璃幕墙旋转餐厅;阳明山、官渡平原、淡水河、基隆河尽收眼底,每逢周末,一座难求。
 
台湾每一座垃圾焚化厂都设有类似的回馈设施,使自己与周边居民的生活融为一体。
 
资金回馈,改善民生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周边居民都可以用到和谐回馈设施。因此台湾的垃圾焚化厂还有一个普惠性的补偿措施——回馈金。
 
胡坤智告诉我,按照台湾当局的有关规定,垃圾焚化厂按照每焚化一吨垃圾200元新台币的标准,向周边居民支付回馈金。
 
厂址所在的洲美里由于距离最近,是获得回馈金最多的一个里。苏府庭告诉我,洲美里每年获得的回馈金在新台币1000万元左右。
 
“但是这笔钱不是用现金形式发给我们的”,苏府庭说,一个里要使用回馈金,需要先做计划,提交给北投区公所,区公所转给台北市政府环保局,获得批准后由政府支付;这样可以保证每一笔钱花得明明白白。
 
我从洲美里拿到一张去年的回馈金使用明细表:洲美小学弹性地坪更新,新台币242135元;洲美小学电脑采购,新台币105017元;洲美里屈原宫端午节活动经费,新台币20万元;志工午餐费,新台币41640元;洲美里巷道路面工程,新台币111900元……
 
全台正在运行的24座垃圾焚化厂,每年都要向周边居民支付少则数千万、多则上亿元新台币的回馈金,这笔钱已然成为邻近地区居民改善民生不可或缺的一笔开支。
 
驻台七日谈
 
化解邻避运动,其实也不是那么难
 
我们身边有台湾,实在是一种幸运。因为,大陆诸多正在面对的问题,几乎都是台湾在若干年前已经经历的。比如,我们今天的话题——邻避运动。
 
陈龙吉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席话点出了其中要害:主管部门要“积极沟通,决不能仗着公权力而一意孤行;唯有接触居民心中的疑虑,凡事才有沟通的余地”。
 
不喜欢在我家门口建垃圾焚化厂、造纸厂、PX……,必须承认这是人之常情,决策者既然认为“人畜无害”,就得拿出扎实可靠、经过第三方验证的数据来,与民众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并且根据项目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对民众进行补偿。台湾的垃圾焚化厂,在周边居民的抗议声中建设,到今天几乎与周边居民生活融为一体,已经走出了一条化解邻避运动的可行之道,这样现成的经验不学,还等什么呢?